嗨牛财经

任正非为什么坚持华为不上市?这篇文章说清楚了!


任正非的“合理利润”论


华说

弹指一挥间,改革开放走过了四十个年头。

四十年改革开放,涌现了无数的企业,如果要选一个企业作为这个时代的写照,我会选择华为。放眼神州,规模比华为大的企业多的是,挣钱比华为多的也有的是,选择华为,是因为其成长经历是一个奇迹:从一个倒腾小型程控交换机、火灾报警器的贸易公司起步,一路打拼至今天,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倔强,坚持,咬紧牙关埋头苦干、硬干,一步步地打上去,终至于站到世界之巅。其之彰显的,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正是凭借着这种精神,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度,筚路蓝缕,跃升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就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奇迹。

华为的传奇,其实是任正非的传奇,因为没有任正非,就没有华为。他的创业史,已然成为一段传说,在世间广为流传。这些日子,断断续续地看着任正非在不同场合的讲话,有公共场所的演讲,也有在华为内部与员工之间的互动和问答——坊间称之为“任正非内部讲话”,有“内部讲话”之形而其实,因为网络上搜索一下,唾手可得,对其在不同时期反复强调的一个核心经营理念大感兴趣。那理念,用任正非的话说,便是华为不追求“利润最大化”,只要“合理利润”或者“必要利润”。

“合理利润”或者“必要利润”之说,翻检公开的资料,早在1998年,任正非便已说到:“现在社会上最流行的一句话是追求企业的最大利润率,而华为公司的追求是相反的, 华为公司不需要利润最大化,只将利润保持一个较合理的尺度。”

在此后的日子里,这一理念被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提及:

“我们公司经营目标不能追求利润最大化,我们所有薪酬、经营的指导方针不能追求利润最大化。利润最大化实际上就是榨干未来,伤害了战略地位。深淘滩,低作堰,大家要深刻理解它的广泛及深刻的含义。”

“公司的生存发展需要利润,但我们强调深淘滩、低作堰,只赚取合理的利润。我们要让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也有合理的利润,营造端到端产业链的强健。”

“为什么我一贯主张赚小钱不赚大钱?这就是商业模式。”

看一下公开披露的华为过去几年的财报。2017年度,华为税后净利润为474.55亿元,同期销售收入6036.21亿元,销售净利润率为7.86%;2016年度,华为税后净利润为371亿元,同期销售收入5216亿元,销售净利润率为7.1%;2015年度,华为税后净利润为369亿元,同期销售收入3950亿元,销售净利润率为9.3%。将时间轴拉长至过去10年,其加权平均销售净利润率为8.48%。

不到10%的净利润率,在这样一个高科技行业,的确算不上高。任正非说到做到,言行一致。

如果说,在1998年的时候,相较于爱立信、思科这样的行业巨头,华为还是一个不知名的小企业,是跟随者,没有定价权,以低价作为争取市场的策略,是不难明白的,正常不过。但时至今日,华为已然是一个行业的领跑者,进入了无人区,拥有数以万计的专利,手中握有定价权,为什么要强调“节制对利润的贪欲”,只要“合理利润”?

“合理利润”云云,是明明有大钱可赚,却故意不赚,只赚些小钱,便感到满足。华为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后有何深意?

将“合理利润”解释为让利于客户,让利于上下游伙伴,以求形成更稳固的合作关系,显然过于浅薄了。因为在任正非眼中,“合理利润”是华为“核心价值观第一条”,是企业发展的“基本战略”,是存活于市场的“商业模式”。

当任正非说“华为不追求利润最大化,只要合理的利润”的时候,他究竟在说什么?满是疑惑地翻看着任正非不同时期的讲话文字,看到了如下的三段文字,一下豁然开朗:

我们要追求合理的利润,不能太高价,过高的价格就会有人进来。也不能太低价,太低价会破坏产业环境,自己也会生存不下去。任何一种产品都可能经历不盈利到盈利的过程,我们要用产品长期的盈利战略支持短期的不盈利战略,关键是要设置一个边际成本点,超过了这个规模量的点之后就能够盈利。

(《高质量,低成本,构建末端接入产品的竞争能力》,2009)

为什么我一贯主张赚小钱不赚大钱?这就是商业模式。因为电信网络不太挣钱了,有些设备供应商减少了有些方面的投资,才让我们赶上来了。如果当我们在这个行业称霸时,我们继续赚小钱,谁想进这个行业赚大钱是不可能的。他要赚小钱,他能不能耐得住这个寂寞?耐不住寂寞他就不干了,还是我们占着这个位置。如果我们长期保持饥饿状态,不谋求赚大钱,最终我们能持久赚钱。赚小钱,如果分配不是很差,还过得去,大家不散掉就行了。如果我们想垒起短期利益,想赚大钱,就是在自己埋葬自己。

(任正非在惠州运营商网络bg战略务虚会上的讲话及主要讨论发言,2012)

华为公司也曾多次动摇过。人生还是要咬定自己的优势特长持续去做。刚才那个同事说我们做芯片不挣钱,人家做半导体的挣大钱,但是挣大钱的死得快,因为大家眼红,拼命进入。我们挣小钱怎么死呢?我们这么努力,比不上一个房地产公司,上帝先让我们死,就有点不公平。我和欧盟副主席聊天,他问我:全世界的经济都这么困难,你怎么敢大发展?我说第一点,我们的消费是小额消费,经济危机和小额消费没关系,比如你欠我的钱,我还是要打电话找你要钱,打电话就是小额消费。第二点,我们的盈利能力还不如餐馆的毛利率高,也不如房地产公司高,还能让我们垮到哪儿去,我们垮不了。所以当全世界都在摇摆,都人心惶惶的时候,华为公司除了下面的人瞎惶惶以外,我们没有慌,我们还在改革。至少这些年你们还在涨工资,而且有的人可能涨得很厉害。我们为什么能稳定?就是我们长期挣小钱。

(任正非与2012实验室座谈会纪要,2012)

“不能太高价,过高的价格就会有人进来。”“因为电信网络不太挣钱了,有些设备供应商减少了有些方面的投资,才让我们赶上来了。如果当我们在这个行业称霸时,我们继续赚小钱,谁想进这个行业赚大钱是不可能的。”“人家做半导体的挣大钱,但是挣大钱的死得快,因为大家眼红,拼命进入。”说得真是不能再明白了。任正非为什么要反复要求华为只追求“合理利润”?因为他要阻止竞争者进入!这竞争者,不限于市场可见的已经入局的竞争者,也包括在一旁觊觎的潜在竞争者。华为是一家企业,它没有政府那样强制力量,可以通过行政管制来阻止竞争者进入,它采用的办法,是通过压低产品和服务的价格来减少租值收入,令竞争者感觉无利可图,望而却步!

华为的主营业务,是电信设备的研制,这是一个资金和技术密集的行业。任正非对研发投入的坚持,近乎偏执。十几年来,华为始终将销售收入的10%投入研发,目前每年的研发投入高达150亿-200亿美元,而且有硬指标:只许花完,不许花不完。用任正非的话说,就是“华为没有钱,却装成有钱人一样疯狂投资。”华为的另一笔大投资,则是在人才上,“钱给多了,不是人才也变成了人才。”道理其实简单,没有人才,研发投入再多资金也是枉然。这样看,华为公司做研发,通俗而言,打得是“人海战术”和“钱海战术”,当然,收获是丰硕的——在最新的一次讲话中,任正非提到:“我们已经有近8万项专利获得授权,许多还是基本专利、核心专利”。

电信设备是满布专利的产品。这专利从何而来,正是大手笔的研发投入而来。华为持续十几年的“人海战术”和“钱海战术”高强度投入,收获了近8万项专利,专利应用于自己的产品,出售可以获取收入,授权别的企业使用,则可获取专利使用费。从经济学上看,这专利收入是租值收入,因为形成专利的“人海战术”和“钱海战术”高强度投入已经覆水难收,不再是成本——成本只能向前看,成为上头成本,也就是租值。租值收入,是产品的价格减去直接成本(不生产就不需要支付的费用)之后的那部分盈余,这是对那部分覆水难收的历史投资的回报。

拥有专利的企业是一个垄断者,有定价权,可以将产品价格定的高而卖得少一些,也可以将品价格定的低而卖得多一些。这定价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专利的租值收入——上述说过,价格减去直接成本为租值收入,定价低,则租值收入低,定价高,则租值收入高。这是对已经入局的企业而言的。对尚未入局的企业而言,想要进入同一个市场,则需要付出与先期已经入局的企业相近的投资,而这投资,是直接成本,将直接决定企业的行为:企业要根据入局后可以收获的预期收益和庞大投资成本相权衡,有利可图才会决定进入。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华为将自己的产品价格将定得低,导致庞大的研发投入形成的上头成本带来的租值收入低,令后来者不敢贸然进入。因为后来者想要进入,也要和华为付出相近的研发投入,对其而言,这是直接成本。华为将产品价格将定得低,意味着预期的收入不高,考虑的庞大的入局成本,后者不能不为之三思。“他要赚小钱,他能不能耐得住这个寂寞?耐不住寂寞他就不干了,还是我们占着这个位置。如果我们长期保持饥饿状态,不谋求赚大钱,最终我们能持久赚钱。”此之谓也。所谓“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任正非的“合理利润”论,深谙此道也。

忽然明白,这其实也是解释“为什么华为坚持不上市?”问题之答案所在。任正非一再坚称华为上市,他给出的理由是:“传统经济学中的大量理论宣称,股东拥有长远视野,他们不会追求短期利益,并且会在未来做出十分合理、有据可循的投资。但是事实上,股东是‘贪婪的’,他们希望尽早榨干公司的每一滴利润。”从本文提出的角度看,真正的原因是,如果华为上市,他的“合理利润”论守不住!

这样看,只要任正非掌控华为一天,华为就不会上市,只要后继者坚守“合理利润”论,华为也不会上市。华为上市之日,便是“合理利润”论终结之时。

2018/7/11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