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该不该限制“老赖”子女上学?经济学的回答是这样的!


父亲失信与孩子上学

华说

《三字经》云:“子不教,父之过。”这是说,对孩子施以教育是父亲的责任,自古而然,一向如此。有趣的是,刻下,这句话有别样的解释:“父之过,子不教”,望文生义,即因为父亲的过错,孩子失去了教育的权利和资格。

七月初,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法院向辖区内的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实验学校等7所私立学校发出一封司法建议书,要求对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进行限制。书云:

1. 你校的招生简章需载明:“报名学生家长必须没有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相关记录;

2. 对你校所招录学生父母的基本情况进行审查,凡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者,一律不得录取;

3. 对已招录学生,有上述情形者,一经发现,应责令退学或转校到公办学校。

效果立竿见影。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消息说,司法建议书发出之后,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目前,已经有23名失信被执行人为避免孩子上私立学校受限,主动履行了共140余万元的还款义务。

无独有偶。温州苍南县的小饶也面对着“父之过,子不教”的困扰。小饶是2018年应届高考生,由于发挥出色,他考上了北京某知名大学。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时,学校的一个来电让一家人为之发蒙:小饶很可能无法被录取。小饶向校方询问原因,校方给出了原因:“我校在资格审查时发现您存在失信行为,请立即处理,否则我校将不予录取您的孩子。”原来,两年多前,小饶的父亲因向银行贷款20万元后未依约履行还款义务,被苍南农商银行诉至苍南法院。判决生效后,饶先生等人依然拒不履行生效判决。去年7月,经申请人申请,案件进入终本程序,饶先生等人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眼看着要连累到自己的孩子上大学,小饶的父亲一改从前怠于履行的态度,立刻联系苍南农商银行,还清拖欠多年的20万元,并主动联系法院法官:“我已经把欠苍南农商银行的款全部还上了,还请尽快将我从失信名单中删除!”

此刻现在,正是中考、高考招录之时,看看网上网下的新闻,类似的消息实在不少,上述发生于衡水市桃城区和温州市苍南县的两个事例,不过其中之一罢了。以限制孩子的上学权利,来迫使“老赖”父亲履行还款义务,从效果衡量,可谓“昭昭然也”。但此举也招来了极大争议,以为因父亲的“老赖”行为牵连至孩子的上学权利,有“连坐”之嫌,有违法治之义。

那么,因失信人的“老赖”行为而然限制其子女的上学权利,是否有法可依?回答是,有的。2015年7月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白纸黑字说得明白:“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应当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其中,“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不得有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来审查一下上述的两个事例。事实是什么?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实验学校等7所学校,是私立学校,收费远高于一般的公办学校;小饶报考的北京某知名大学,则是公办学校。法律又是什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七款说得清楚,“老赖”的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不言而喻,从法律的角度看,上述的两个事例一对一错。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法院向辖区内的7所高收费私立学校发送司法建议书,要求其限制“老赖”的子女就读该校,乃是依法而行。温州市苍南县的法院法官的行为则是于法无据,因为北京某知名大学不属于“高收费私立学校”。

法律法规,以经济学眼光视之,乃是一种制度安排或者说合约安排。合约安排的核心要义,是通过界定合约参与者的权利和责任来约束人们的行为。其中的关键,是权利和责任要界定得清楚和对等,也就是奖惩明确而对称,人们的行为因此而会更为慎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的惩罚,是限制其“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这意味着,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是不受限制的。子女的教育支出,属于作为抚养人的失信被执行人生活必需消费支出之一,但相对于就读于公办学校而言,上高收费的私立学校无疑是“高消费”,意味着失信被执行人乃是“消极履行、规避执行或者抗拒执行”,而不是没有履行能力,对其进行限制和惩罚,是符合权利和责任对等,奖惩对称原则的。

“冤有头债有主”,一个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很明白,是没有履行合约安排界定的责任,为什么不限制其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因为这是一个人生存之必需。即便不从人道主义出发,单从合约安排上说,如果没有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一个人不再存在于世上,则其责任也因此而消失,债权人的财产权利也就彻底灭失了。

“老赖”如此之多,是因为失信的成本太低,很多时候失信不仅不需要付出代价,反而能捞到好处,“守信吃亏、失信得利”,则“老赖”自然大行其道。深入其背后,则是当下社会包括法律法规之类的合约安排下,权利和责任没有界定得清楚和对等,奖惩不对称。对“老赖”施以高消费及非生活、工作和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的限制,是对权利和责任不对等、奖惩不对称的修补,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步伐。不过,所谓“过犹不及”,为了迫使“老赖”就范而施压子女的基本就学权利,从法律上说,失去了法治的本义,从合约安排上说,则是权利和责任的另一种不对等。

2018/7/18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