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疫苗之殇:恐慌和愤怒之后,我们该做什么?


疫苗之殇与合约安排

华说

长春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的曝光,引发了公众对国产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担忧和恐慌。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和奇怪,因为对于未知的事物,人们往往会感到害怕和恐惧。医疗卫生行业是一个讯息费用奇高的领域,有着极强的专业性,非普罗大众所能了然,杯弓蛇影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大抵是事件突然爆发之际人们一时的应激反应。国产疫苗是否安全有效,看一组数据就会明白的。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说,1978年起,我国开始开展儿童计划免疫工作,至今,免疫规划涵盖了12种疫苗可预防疾病,基本覆盖了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所有重点疫苗种类。疫苗的普及极大降低了传染病发病率和死亡率:我国终结了天花,实现了无脊髓灰质炎状态,控制了乙肝、麻疹、白喉、百日咳、破伤风、乙脑等疾病的传播,每年我国麻疹发病人数从最高峰900万例下降到2017年不到6000例;流脑发病人数从最高峰300万例下降到2017年不到200例;乙脑发病人数则从最高峰20万例下降到2017年1000例。自1992年我国开始接种乙肝疫苗至今,超过8000万名儿童免于乙肝感染,5岁以下儿童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率降至0.5%以下。

再来看一下长春长生生物事件中涉及到的百白破疫苗,即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传染病的疫苗。卫计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的数据说,2012-2017年,国产百白破疫苗占据着国内95%的市场。在这5年间,国内白喉死亡人数是零;百日咳死亡人数分别是1人、0人、2人、2人、3人、0人;新生儿破伤风死亡人数是51人、45人、15人、17人、3人、3人。

这是说,国产疫苗的安全有效是经过实践验证的。当然,按照行内的说法,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种疫苗是100%安全或有效的,个体之间免疫系统的差别导致有些人(包括儿童)在接种疫苗后,或者并无保护效果,或者有副反应(严重的还可能致死)。然而,这是全世界各国疫苗共同面对的问题,非国产疫苗所独有。因为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而拒绝国产疫苗,无疑是因噎废食了。

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还在调查之中,真相如何有待最终披露。然而,从已有的公开信息来看,长生生物弄虚作假之行为的发生,并非第一次,算得上是屡犯。譬如说,今年7月20日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针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责任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云:

“在国家药品专项抽检中,你公司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其【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应按劣药论处。

你公司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禁止生产、销售劣药”之规定,于2017年10月27日予以立案调查。

经查明,该批药品生产数量共253338支,由吉林省药品检验所抽样552支,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52600支,现库存186支。违法所得共858840.00元,货值金额共861349.20元。”

长春长生生物为“生产、销售劣药”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按照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处罚决定:(1)没收库存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186支;(2)没收违法所得858840.00元;(3)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047.60元。罚没款总计3442887.60元。

同样是在这7月,经过了为期6周的审理之后,美国制药巨头强生因为婴儿爽身粉含滑石粉,被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陪审团判处向22名原告支付总计41.4亿美元的精神损失,以及5.5亿美元的财产损失。虽然强生决定继续上诉,此事最终结果如何尚未确定,但在美国,这样的天价罚单并不鲜见。2009年,另一家大型医药公司辉瑞因为采用故意夸大药品作用、邀请医生打高尔夫、按摩、度假等不当手段推销13种药物,最终被罚了23亿美元,为当时美国针对处方药营销不当开出的最大罚单。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参与监督制药企业的鼓励,该案中有6名检举人获得了这笔罚单中的1.2亿美元,这6个检举人有5人辉瑞的员工,还有1人是一名宾夕法尼亚的医生。因为美国针对医药市场和医药企业的监管举措有一条:允许检举人参与分享罚金。

不是说美国的做法一定可取——其医疗制度下,打官司的费用高得惊人,但是很明显,在美国的医疗监管制度下,一个医药企业弄虚作假,“生产、销售劣药”,付出的代价是极其高昂的。权衡收益和成本,企业自然会知所适从,不敢造次。反观长春长生生物“生产、销售劣药”的行为,超过25万支劣质疫苗打入人体的代价,不过是区区不到345万元的罚款,何其轻描淡写!

这就是问题之所在。长春长生生物及其与之关联的疫苗生产企业,一再弄虚作假,一犯再犯,为什么?因为造假的代价太低了。区区数万百元,对一个年营业收入15.53亿元,净利润为5.66亿元的上市公司(数据来自长生生物2017年报)而言,实在不过是九牛一毛,根本不会当做一回事情。长春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的频发,理有固然事所必至。

是的,疫苗案件频发,真正的根源,是在现有的合约安排即医疗监管体制上。其核心要害之一,是疫苗生产企业的权利和责任不对等,奖惩不对称。一旦出现事故,应负的责任和接受的惩罚太过轻微,轻到其可以忽略不计,如是合约安排下,怎么可能指望企业谨慎从事?!

按照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通报,长春长生董事长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而在上周五深夜,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对2014年《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进行修改,其中明确,对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将依法强制退市。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推出这一退市新规,而且即日实施,其矛头所向,不言而喻。上述的举措,本质上,是对现有医疗监管体制下企业的权利和责任不对等,奖惩不对称问题“打补丁”,力求弥补两者的失衡。

虽然如此,但医疗监管体制这一合约安排本身的变革,已经不能再拖延。道理简单不过,合约安排决定着人们的行为,合约变,人们的行为跟着转变。既然疫苗案件频发的根源,在于现有医疗监管体制下企业的权利和责任不对等,奖惩不对称,则合约安排的变革方向,便是着力于界定企业的权利和责任对等,奖惩对称。而一开头已经说过,医疗卫生行业是一个讯息费用奇高的领域,外部人不容易知道内情,前面提及的美国采用的“检举人分享罚金”的措施,鼓励内部人监督和检举,是值得监管部门借鉴的。

很遗憾,在人类现有的知识局限下,任何一种疫苗都不能保证100%安全有效,尤其是,由于个体之间免疫系统的差别,有些人(包括儿童)在接种疫苗后,并无保护效果,甚至有副反应,严重者可能致残、致死。对于因接种疫苗而受到伤害的个人,引入国外成熟的疫苗救济基金制度之类的法律法规,对受到伤害的人们给予及时、相应的赔偿,也是非常必要的。或者要问,救济基金从而来?正是来自于疫苗生产、销售企业收缴的税金。从合约的角度看,这样的安排,也是符合权利和责任对等原则的。

人命关天,疫苗事关人命,重大无疑。长春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人心惶惶,深深地伤害了人们对国产物品的乃至对当下社会的信心和现任,代价不可谓不高昂。正视现实,改革现有医疗监管体制,重接制订合约条款,使得其中的参与者(不仅是企业,还包括监管者)的权利和责任对等,从而约束其行为,慎重行事。唯有如此,才对得起这代价,不至于沦为白白支付!

2018/7/29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