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能力成迷,融资陷入停滞,共享充电宝迎来最后生死局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雷军的经典理论,激励着一波又一波创业者。但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创业者很有可能一个猛子扎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2016年,共享经济风口正盛,共享充电宝成为一重要分支。玩家涌入、资本追逐、媒体关注,该有的一个没落下。经过一轮洗牌,中小玩家陆续退场,“三电一兽”杀出重围,市场格局明朗。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摩拜卖身、ofo破产,共享经济一地鸡毛。共享充电宝也从主流视线隐退,甚至有报道称怪兽充电融资项目启动半年仍无人接盘。此时再回头看,“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的质疑似乎得以应验。

 

问题由此而来。共享充电宝行业这是怎么了?目前幸存的玩家将走向何方?2019年是否会有新的转机出现?



来源:熊出墨请注意

ID:xiongxiongbiji

1

由热转冷

多数人对于共享充电宝的认知,可能是始于两年前的一个赌约。

2017年5月5日早5点,国民老公王思聪在朋友圈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而就在前一天,街电刚刚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即将出任街电董事长的陈欧,看到王思聪“口出狂言”,自然是坐不住。在微博感谢王思聪监督,并放出狠话“求直播平台赞助,另外有人赞助翔吗?”

 

王思聪随后没再回复,但网友却炸开了锅。更多人就此意识到,原来在街上遇到手机没电的尴尬,可以找陈欧借个充电宝。

 

来电、小电、怪兽充电、云充吧......越来越多的共享充电宝企业走入大众视野,混战局面拉开。有统计称,2017年共享充电宝赛道有超过40家企业获得了融资,IDG、腾讯等知名投资机构都陆续入局。最疯狂时,短短10天行业融资金额近3亿,40天内涌入12亿。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电源市场规模达287亿元,保持稳定的增长速度。预计2018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1.64亿人,市场进一步扩大。

 

不难想象,此时共享充电宝玩家定是踌躇满志,两眼放光期待明天。但是,疯狂一过,故事走向便开始起了变化。

 

据百度指数统计,关键词“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的媒体指数多保持在5-10之间,并出现过多次高潮,最高时曾达138。而进入2018年则长时间处于触底状态,直到年底来电与街电之间发生专利纠纷,其媒体指数才出现小幅度上升,此后至今一直为0。

媒体指数的走势,侧面证实了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由热转冷。

 

从陈欧的微博动态,也能窥得一丝异常。在陈欧的微博中搜索“街电”,21条搜索结果中,发布于2017年的共有17条,2018年共4条。2019年将要过半,陈欧在微博只字未提街电。

 

与此同时,不少中小玩家陆续离场。2017年10月,乐电宣布停运,通知用户将押金提现,Hi电、美团共享充电宝等也步其后尘。并且,共享经济整体也开始滑向下坡。据统计,2018年共有26家共享企业破产倒闭,其中运营不足一年的有9家。这些破产倒闭的公司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为主。

 

鉴于此,人们开始调侃“王思聪躲过了一顿翔”,并再次搬出“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的论断。


2

内忧外困

但实际上行业由热转冷,问题多出是在企业身上。

 

首先来看下来自资本市场的反馈。自从2018年3月份小电宣布完成数亿元人民币B 轮融资,随后业内就再无融资消息,加之资本寒冬来袭,此前号称融资速度比共享单车快5倍的共享充电宝,被打入冷宫。这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因融资陷入窘境的怪兽充电。

 

其被媒体曝光的融资商业计划书(BP)显示,新一轮融资计划已经启动半年,拟定金额为3000-5000万美元,但至今仍然没有投资人接盘。但有意思的是,就在这份文件曝光之后,怪兽充电便对外宣布已经于2018年底完成3000万美元的万新一轮融资,高瓴资本、新天域资本、小米、顺为资本等机构和前美团COO干嘉伟个人参与。

 

但是,据和讯科技报道,怪兽充电实际融资时间为2018年的7、8月份,为分期打款,并且该轮融资中存在对赌条款。

 

为何要在BP文件曝光之后才宣布融资?我们不妨从这份BP中寻找端倪。

根据被曝光的文件一页关于直营业务盈利模型的数据显示:2018年11月,怪兽充电直营柜机单宝模型中“门店分润”为23%。表面看,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据,但却在曝光以后遭到媒体的质疑。

 

质疑点主要集中在两方面:入场费的回避和盈利能力。

 

根据一位行业从业者介绍,为了占据更好的点位,热门商家是需要收取高额进场费的。由于各家共享充电宝产品差异化不明显,用户更关心的是能不能随时随地便捷的借用,所以对于品牌几乎没有忠诚度可言。玩家们要做的是抢占优质点位,尽可能地把自家的共享充电宝送到用户手边。

 

跑马圈地的过程中,进场费一涨再涨。上海某共享充电宝平台联合创始人胡天曾对《中国企业家杂志》透露,之前外包地推50-80元就能进驻到一个商户,竞争加剧后价格陡增至300元,某些知名场所入住费高达数万、数十万。

 

据锌财经报道,行业里最高的点位进场费已经达到8位数,价格为1800万元的一家连锁酒吧,其余在每一个城市,大约有不到10个进场费为5、6位数的点位,剩下的大部分是给商家分成或者不分成。

 

按照这样的比例来算,有些商家要赚9成以上的分成,其余设备成本、运营成本的压力都在充电宝企业身上。陈欧曾在微博说过,共享充电宝单个造价为200元。2018年2月份,原材料持续上涨,LG电芯缺货涨价,使得移动电源成本上升。一个6节电芯的移动电源,成本直接增加12元,多家移动电源品牌成本压力都因此增大。

这并非耸人听闻。近日,脉脉上名为“郭盛”的用户爆料,怪兽充电在武汉威尼斯水世界的进场费为140万,大唐沐足的进场费为55万,广州Catwalk的进场费为30万。另外,部分门店还有额外的分成条件,比如深圳水榭年华,怪兽充电除了缴纳12万元进场费,还需给其提供50%的分成。这显然与怪兽充电BP上提到的数据并不相符。

 

正如脉脉爆料用户所说,“烧钱这么狠,盈利很难吧?”

一份来自怪兽充电某合作商家提供的商家端后台显示,怪兽充电向商家5月分成比例为100%,该门店产生的收益全部归于商家。

 

头部玩家尚且如此,其他玩家的处境可想而知。


3

最后

共享充电宝行业2017年以免费入场为主,烧钱重点集中在产品和地推两方面。而随着地盘之争愈发激烈,这些活下来的共享充电企业早已陷入恶性竞争的死循环,掏给商家的入场费和分成让利一路走高,其内部造血和外部输血都出了问题,玩家们不得不寻找其他途径自救。

 

比如,调整计费标准,从原来的每小时1元翻倍为每小时2元,取消原有的一系列优惠政策,街电在调价的同时上线会员制度。有分析称,价格上涨反映出的是企业的财务压力。

 

再如,为了顺利拿到融资,玩家开始寻找一些新的故事来说服投资者。怪兽充电在融资商业计划书中就提到,未来5G手机由于天线更多、分辨率更高、芯片耗能更高等会导致耗电量增大,从而使充电需求增大。此外,怪兽充电还表示要在共享充电宝之外进行业务拓展,掘金2000亿 新零售增量市场。

 

展望终归展望,是否可行相信大家心中自有判断。还是回到眼前,有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对于多数共享充电宝玩家而言,将是决定生死的一年。

 

已经沉寂多时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或将生变,不排除“三电一兽”格局将被打破的可能。融资、并购、离场,这就好比黎明前的黑暗,可怕的不是黑暗,而是有些人根本看不到黎明。


推荐阅读

  • 区块链行业集体迷失,巨头们如何拯救风口?

  • 云集的新故事能洗清身上的“原罪”吗?

  • 互联网“挖坟”时代后遗症

  • 从迷失重返盈利 连咖啡的自洽之道

  • 小长假大放价 国美缘何再成全国节能补贴先行者

  • 瞄准2.3亿小农户打造中国最大互联网农产品上行平台,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为何坚持技术至上?

  • 电子绘本业务升级 奇巴布在儿童产业要讲什么故事

  • 闪电IPO背后   瑞幸的“野蛮人”方法论

  • 索赔9000万!安居客为何要在贝壳“生日”当天出来搅局?

  • 占位二合一市场,全新HUAWEI Matebook E 如何重新定义移动办公?

  • 为什么说美团买菜找到了生鲜零售正确的打开方式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7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