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无惧三十而立,三全食品“滚”出业绩困惑圈



凉凉柠檬 | 
花花梓 | 

近日热播的《三十而已》真实地刻画正值而立之年的年轻人经历的焦虑与压力。“二十不惑,三十而已,而我卡在中间,困惑不已”,更是道出很多人的心声。
 
现实性的“人间疾苦”戳痛无数人的内心,而三全食品在剧中成为照进现实的小温暖:许幻山给肚子饿的儿子煮了份“三全儿童”水饺,陈屿用“三全小龙虾”水饺做了一道创意湘味炒饺子哄老婆……
 
三全食品同样将近而立之年,但似乎已经走过困惑不已。上半年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5亿-4.62亿元,同比增长390%-420%。
 
走过一轮低谷,三全今年亮眼的业绩能否延续走下去呢?
 

从摆地摊“滚”上A股
 
1943年,陈泽民出生在重庆江津的一个军人家庭,三岁时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上初中时,因“历史问题”,原本不错的家庭,瞬间陷入困境。为了贴补家用,陈泽民学会了理发、出去打小工。
 
正是这些磨练,造就了他吃苦耐劳的性格。从小就喜欢无线电,组装维修过矿石收音机、真空管收音机、半导体收音机,在1962年高考时,陈泽民报考了无线电专业。但,造化弄人,他却被分配到新乡医学院,毕业后,回老家四川做了医生。
 
此后,陈泽民一心埋头钻研业务,不仅是受人尊敬的外科医生,还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发明创造。他将医院报废的大型X光机升级改造为隔室电视遥控X光机,用旧铁桶做出称郑州第一台土造洗衣机……

陈泽民
 
如若不是时代特殊,加上造化弄人,陈泽民或许会成为一个成功的发明家、工程师。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个著名的社会现象——“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的”。陈泽民虽然是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副院长,拿着130元的月薪,但却无法给儿子结婚买房。
 
有天晚上,陈泽民发现摆地摊卖电子表的人,竟是给全国同行做报告的广州市卫生局局长。加上,他回郑州发现邻居靠卖水果从无业游民成为万元户。
 
表面虚名的风光,也只留下现实的尴尬。陈泽民干起了副业,借一万多块钱,用丈母娘名义,开了个冷饮部。为了纪念三中全会,起名“三全”。起初夹心冰淇淋带来了短暂的火爆,但很快就没啥生意了。这时,陈泽民想起在四川工作时当地的汤圆非常好吃,回郑州后,时常也给亲戚朋友做一些,大家吃完都是赞不绝口。
 
但是,现包现做的汤圆无法做成冷饮批发生意。一次,陈泽民到哈尔滨出差发现,当地人冬天包饺子一次包很多,吃不完就放到屋外冻起来。
 
或许汤圆也可以。“速冻”在当时完全是个陌生概念,没人知道该怎么做。作为一名合格的“科技发烧友”,他历时三个月,研发出速冻的技术指标和工艺,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也由此诞生。
 
为了把速冻汤圆推向市场,陈泽民下班后蹬着三轮车四处推销,还拉着燃气灶和锅碗瓢盆,到市内的副食品商店,现场煮给人家品尝。1992年春节前,陈泽民趁着到北京开会,跑到西单、崇文门的菜市场搞推销。买家打算进2吨试试,可还没等到会议结束,买家电话打来:“赶快再送5吨来!马上!”
 
三全的汤圆很快打开全国市场,很多地方排队都买不到。1992年5月,50岁的陈泽民辞去副院长的职务,下海开创三全食品厂。


三全汤圆火了之后,日产30吨也无法满足当时火爆的市场需求。一时之间,催生出大量仿制“三全凌汤圆”的作坊和企业,台湾卖水饺的龙凤食品进入大陆市场,并将产品线延伸至速冻汤圆领域。
 
陈泽民深知速冻食品技术门槛很低,而且行业处于起步阶段,大量竞争者的涌入是必然的。遭受围攻之下的三全,走向技术创新之路,一方面实现自动化生产,提高日产量,另一方面改良生产工艺,发明“两次速冻法”,保障生产效率与质量。
 
每年赚到的利润再用于第二年的扩产,滚雪球式发展方式使得三全得到快速发展。
 
很快,速冻食品行业形成四分天下的竞争格局——龙凤食品、湾仔码头、思念以及三全。在争夺上海市场时,三全率先以低于龙凤一半的市场价推出9吨散装速冻汤圆,快速占领各大超市。龙凤和湾仔码头见此,如法炮制。但此时,三全食品却突然收手,中场退出。在战局一度陷入迷茫之际,商务部突然发布《汤圆新国标》规定:不经预包装的散装速冻食品,不得在商场柜台销售。
 
而,这部《汤圆新国标》的起草人,正是陈泽民,且两年前已经开始筹备起草速冻汤圆新国标。
 
由此,龙凤和湾仔码头大量散装汤圆积压,周转困难,而三全却大赚一笔,还成功将龙凤击退出战局。

 
思念食品对三全几乎是“亦步亦趋”地仿制,搞得陈泽民十分头疼。每次推新产品的都是三全,但思念却每次都仿制的漂亮。为了甩开思念,三全从数量上寻找突破,细分产品线,推出汤圆、水饺、包子等数十个品种,在思念最拿手的小汤圆品类上,三全也做出7大品类。
 
2008年2月,三全食品在深交所上市,市值50多亿。上市一年后,陈泽民选择隐退,公司正式交给两个儿子。子辈接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三全改头换面,向高端进军。此时的思念重心转移到房地产、酒水等投资领域,速冻食品不再是思念的唯一。
 
2013年,三全2亿元收购台湾第一大速冻巨头龙凤食品的全部股权,市场占有率达35%,从而坐实“行业老大”的名头。是年,陈泽民家族凭借62.2亿的身家,成为河南首富。
 

卡在中间, 困惑不已
 
二十不惑,三十而已,而卡在中间的三全,似乎也是困惑不已。
 
自2013年开始,除了营业收入增速的下行,净利润增速也是逐年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2015年净利润更是上市以来的最低值0.35亿元。
 

2010-2020年三全食品营业收入规模与变动趋势(单位:亿元,%)
 

2010-2020年三全食品净利润规模与变动趋势(单位:亿元,%)
 
与此同时,三全的销售净利率自2010年逐年降低,2015年和2016年甚至低于1%。与之相对应的是净资产收益率相似走势。
 

2010-2020年三全食品销售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变动(单位:%)
 
在此背后,首先可见,自2013年收购龙凤食品后,作为三全子公司,龙凤的盈利状况并不理想,营收增速的逐年下降以及净利润自2016年未曾超过1亿元。
 

2013-2020年三全子公司龙凤食品营收及净利润变动(单位:亿元,%)
 
其次,2014年三全食品推出零鲜新业务板块,消费者通过三全售卖机,可选购盒饭,加热15分钟后即可食用。这原本是抓住年轻消费者、紧跟互联网 的新风口。
 
但问题在于,它推出之际正值外卖成为O2O新潮流,美团从“千团大战”中全胜而归。 此时,三全也明白,跟互联网企业争夺客源,太过惨烈,三全鲜食犹如炮灰,2015、2016年分别亏损846万、2200万。
 

三全零鲜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单位:亿元)
 
再看,价格战影响下,2013-2015年三全的销量增速高于营收增速,初步印证产品价格负作用于营收。在具体产品方面,2013-2015年汤圆和粽子的销售增速低于销量增速,可见价格战下,三全营收受到明显拖累。
 

2012-2019年三全食品的销量与营收变动(单位:%)
 

2010-2019年三全食品具体食品营收与销量变动(单位:%)
 

上半年佳绩绝地再起
还是昙花一现
 
三全食品在困惑低谷中,不断地尝试创新。
 
2019年业绩明显好转,净利润同比增长116.83%,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2.58亿元,同比增长541.13%,上半年净利润预增390%以上。
 
在三全食品业绩与股价齐飞的同时,大股东却选择了高位减持。今年3月24日,公司披露了大股东陈泽民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冬雨,将在六个月内计划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2.8%。今年5月14日至7月17日期间,陈泽民和李冬雨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本的1%。根据估算,截止目前陈泽民和李冬雨已套现超过1亿元。
 
不免让人怀疑今年业绩是否仅仅是疫情助推,此次增长并不具备可持续性?
 
根据最新数据,今年,三全食品净利润增速爆发式增长下,营收同比增速差强人意仅为16%左右,而这巨大的增速差距源于三全食品2019年底转让了全生农牧全部股权,今年年初获得投资收益9871万元。
 
此外,三全的净资产收益率从2015年的1.87%跃至11.61%,尽管扣除股权转让收益,仍然高至7.03%。细看指标背后,净资产收益率突增的背后是毛利率的支撑。
 
而从产品结构上看,三全目前业绩重点发力的是面点食品,营收增速自2017年开始远超其他产品种类,2019年也成为公司营收贡献度最高的品类。
 

2012-2019年三全食品的具体产品营收占比(单位:%)
 
但,面点品类却一直是产品中毛利率最低的,且低于公司综合毛利率水平。在面点品类营收占比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公司综合毛利率面临下降的可能性。
 

2011-2019年三全食品的具体产品毛利率水平(单位:%)
 
从上市以来的历时数据看,目前公司的净利率水平回升至上市以来的高位水平,对应的毛利率也和当时很接近。加之,同行业的安井食品净利率水平也在7%左右,意味着目前三全食品净利率水平已经达到行业的较高水平,继续提升的阻力较大,空间有限。
 

2010-2020年三全食品与安井食品的净利率变动(单位:%)
 
由此,面点品类存在拉低公司综合毛利率的可能,价值净利率触及历史和行业高位,想要维持爆发式增长难度较大,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三十而已,仍需乘风破浪,找寻更高的增值点和价值点。
 
现在的三全到底该怎么走,才能避免再入低谷,或许正像76岁的陈泽民所说:坚守做好“小汤圆”,让老百姓吃饱、吃好,才是三全长足发展的必由之路,或许……探寻摸索中,时间会给出答案。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