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1973年,在安徽芜湖一个男孩呱呱坠地,得名罗振宇。

 

时间转瞬即逝,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罗振宇后来又进入了中国传媒大学就读研究生。

 

毕业后的罗振宇曾经在中央电视台担任CCTV《经济与法》以及《对话》等节目的制片人。

 

2008年从央视辞职后,进入第一财经成为了第一财经频道总策划。

 

时代就是在这期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使得许多人对此蠢蠢欲动,罗振宇也不例外,只是那时的罗振宇需要做的是凭借自己的敏锐洞察力寻找到一条属于他的赛道。

 

在经历了多年的历练后,罗振宇终于下定决心转站台前。于是2012年一档叫做《逻辑思维》的脱口秀节目正式上线,而这个就是罗振宇为自己选择的赛道。

 

 

仅仅半年的时间,《逻辑思维》就从一款互联网自媒体视频产品,逐渐延伸成长为全新的互联网社群品牌。在优酷、喜马拉雅等平台播放超过10亿人次。

 

同年底,“逻辑思维”公众号正式上线。公众号以音频及文章形式为订阅者提供免费的快速的知识输出,同时也会推荐一些书籍及衍生品。就从那时开始,许多人成为了逻辑思维的追随者,来自“罗胖”每天60秒的音频知识输出也成为许多人从此追随罗振宇脚步的开始。

 

时至今日,逻辑思维公众号的订阅用户已经超过了1200万人。

 

01. IPO门前的罗振宇

 

在依靠公众号和视频内容跻身头部自媒体后,如何将流量变现成为了罗振宇的重要课题。

 

而他的第一个尝试就是逻辑思维的会员付费。2013年8月9日,政策推出后仅6个小时。售价200元的5000个亲情会员及售价1200元的500个铁杆会员名额已售而空,160万元的收入也开打开了罗振宇关于“知识付费”的大门。

 

2014年,罗振宇就已经预言公众号的红利期即将过去,于是他也开始为自己筹备一个更大的发展平台。同年,思维造物正式成立,而《罗辑思维》就是最主要的运营板块。

 

2015年,罗振宇举办了第一届《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大获全胜。


 

2016年,在罗振宇主导下“得到”APP正式上线,开启了真正的从流量到知识付费的转化的同时也做起了电商生意。


 

2018年,思维造物正式启动“得到大学”,从线上穿透至线下,线下线上联动效应明显,罗振宇的知识付费版图逐渐扩大。

 

2020年,在罗振宇的“知识付费”版图逐渐形成闭环的时候,他选择了带着他的商业价值敲响IPO的门。


 

2020年9月25日,罗辑思维母公司——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预披露A股IPO招股说明书。


 

思维造物拟公开发行A股数量不超过1000万股,占发行后股本比例不低于25%,预期募资金额是10.37亿元。若完成该笔募资,公司整体估值将超过40亿元。

 

但是思维造物在早期是希望能够登上科创板的,只是由于其产品的根本属性与科创板有所出入,后只能放弃科创板,着手登陆创业板。

 

02. 本是为IPO而生

 

其实我们如今看到的逻辑思维也好,还是得到APP也罢,从他的创始之初,罗振宇就是一步一步有计划的按照资本想要的样子打造的。

 

都说资本是需要一个故事的,而罗振宇带给资本市场的故事就叫做“知识付费”。记得有一次罗振宇在一档综艺节目《奇葩说》里这样形容知识付费,他的大体意思是说,其实对知识支付费用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楼下卖油条的卖油条给你为什么你不叫他“油条付费”,而要称为知识所付出的等价交换叫做“知识付费”?

 

从他的言语中其实我们可以感受到,罗振宇将自己商业模式用一种天衣无缝的传输手段传输给了大众,同时逻辑思维这样的产品也在逐渐的颠覆人们对于知识的认知,而这就是罗振宇的资本故事。

 

而罗辑思维从诞生之日起,就快速进入了资本拓展的轨道,罗振宇展现出了对于资本运作的强大能力!

 

罗辑思维推出的短短几个月,2013年3月,就获得了顺为资本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此时,思维造物还未成立。

 

罗振宇、李天田、吴声于 2014 年 6 月17日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设立时的名称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 100万元。

 

其中,罗振宇以货币出资51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1%;李天田以货币出资29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9%;吴声以货币出资2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

 

2014年12月,思维造物获得启明创投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2015年10月,思维造物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由中国文化产业基金领投,启明创投等跟投。

 

2017年和2018年,思维造物迎来了股权增资和变更的高峰时期,创始人罗振宇和李天田的股权不断稀释,其他机构投资者的股权不同程度增加。

 


(数据来自天眼查)

 

2019年,思维造物开始大规模的股份制改造,为最终的上市做最后的准备。

 

2019年3月10日,思维造物有限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采取发起设立的方式,将思维造物有限整体变更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截至 2018年9月30日经审计的净资产作为出资,按照21.6798:1的比例折股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整体变更后,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本总额为30,000,000 股。

 

发行人的发起人为罗振宇、杰黄罡、李天田、文产基金等 16 名自然人或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振宇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持有公司46.61%的表决权。其中,罗振宇直接持有30.35%的股权,同时通过杰黄罡间接控制发行人16.26%的股份。

 

03. 负增长是宿命?

 

我们可以根据思维造物披露的信息,看到思维造物这几年的营收情况。

 

2017年的营业收入5.56亿,净利润6132万,扣非净利润4990万;

 

2018年的营业收入7.38亿,净利润4764万,扣非净利润3281万;

 

2019年的营业收入6.28亿,净利润1.15亿,扣非净利润3068万。

 

这样看来,其实思维造物在过去三年中2018年的营业收入最高,但净利润却是最少的,而且每年的扣非净利润还在逐年下滑。

 

于是,在网上很多人都开始揣测是不是接受“知识付费”的消费者在不断减少?

 

但是,在我看来不然。随着信息化的发展和人们的知识结构不断升级,时代决定了这个阶段人们的知识焦虑感也在上升。其实这并非是随便一个人或者一个APP就能制造出来的焦虑感,而是社会进步产生的必然现象。

 

那么如果需要知识的人没有减少,问题出在哪里呢?其实近几年除了现在不断崛起的各类知识付费APP,例如樊登读书,喜马拉雅等平台以外,还有许多来自微信公众号和例如头条和哔哩哔哩,知乎等一类的自媒体的兴起也必然会分流一部分人。

 

也就是说“知识付费”的赛道在变宽的同时,跻身在提供知识服务的参赛者也在变多。这对于思维造物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面对下滑的业绩罗振宇必须作出在即将迎来的5G时代所催生的视频媒体中的音频媒体的出路。

 

而笔者发现,其实近期的得到已经不再只是停留在音频形式的知识输出,近期的得到很明显也在不断尝试如视频以及直播等多种形式的产品。至于需要多少时间能够摸索成型就需要拭目以待了。

 

那么,在2020年之前得到的产品及收入结构线上业务还是占据了58.91%之高。

 


虽然如此,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如得到大学一类的线下知识服务业务还是成增长趋势。其实这就像我们传递了一个信号。在遇到了流量增长焦虑后的思维造物正在寻找新的战场,而他们把目光聚焦在了对于分类流量的精细化运作上。毕竟相对于线上的知识服务,线下的知识服务则需要更高的门槛,对于思维造物来说,这也可以形成自己的流量闭环以及商业壁垒。

 

不过,这也并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毕竟在线下的成人升级教育板块已经有了许多具有经验的参赛者已经在这条赛道中遥遥领先,而得到的异军突起除了依靠其本身的流量积累变现外,还有拥有更加出彩的教育产品才能够跑的更远。

 

04. 罗振宇在割韭菜?


从9月25号,得知了罗振宇要带着思维造物敲钟上市开始。看到网上有很多关于他收完“智商税”之后又出来割韭菜的观点。什么割完“知识付费”再割资本市场,说的罗振宇就好似是一个绝代双割,割中之王,镰刀届的扛把子一样。



但其实,有谁去做一个企业不希望他能够走向上市,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呢?况且这个上市的想法很明显不是罗振宇的心血来潮,他从做这个企业的第一天起就是计划未来要上市的。


外界的评论对于此时的罗振宇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至少此时的他找到了一条从0到1的创业赛道,成为了影响社会的产品的开创者,同时他也实现了他能够将企业做上市的豪言壮语……


不管怎样,都希望大家能够多读书,多看报,出门记得戴口罩!

知识不嫌多,资本永不眠,祝罗振宇好运!

   

| 经济学博士好文推荐: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