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华晨欠债1300亿破产,谁还记得仰融?|| 深长


失去了掌舵人,华晨汽车开始从辉煌走向坠落。仰融在给华晨汽车下了格局很大的一盘棋,突然失去了棋手,无论谁来接手,都无法理解原来棋手的格局。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江湖解局

ID:ZhiChangDJH

作者:江湖大大


11月20日,辽宁省最大的国有企业——华晨集团,正式宣告破产重整。


华晨集团,被它的供应商——格致汽车,送上了“断头台”。


和华晨集团签了3400万元的合同,格致汽车交付的汽车模具验收完毕,剩余1000多万元尾款,华晨集团迟迟不付。


讨债无望的格致汽车,一怒之下,将华晨集团告上法庭,要求对华晨集团进行破产重整。


仅仅1000多万的欠款,就要把资产1933亿元的客户告到破产,是不是太狠了点?


魔幻的是,华晨集团就地趴下,不带一点挣扎!


由于到期债务无法清偿,且资产不足以偿付所有债务,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格致汽车的重整申请,意味着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


1000万货款,只是压垮华晨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之前,负债累累的华晨集团,早已经开始无耻地“逃废债”了!


 01


华晨集团的债务危机,其实早有端倪。


今年6月5日,华晨集团的子公司,华晨中华,一个国产自主车公司,下发了一份机密文件《关于公司员工放假轮休的通知》。


该份文件说,除中层及以上领导外,其余员工将“放长假”。“放长假”可并不是啥好事,这意味着工资将按照沈阳的最低工资标准——1810元发放


扣掉“五险一金”后,实际到手不过1000元出头。


最可怕的是,这种放长假的状态,可能持续到年底。


“轮休”制度的出台,无非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华晨中华没事可干,员工可以休假;二是华晨中华没钱发工资了,只能减少员工的固定工资。



这个政策出台仅4个月之后,华晨集团一个10亿元的私募债券,原本在10月23日到期。华晨集团应当偿还10亿元,并支付5300万的利息。


但是,华晨集团公开表示: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筹措到足额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这是华晨集团第一次,表示债务可能还不上了,而之前它的债券评级,都是没有风险的AAA级。


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月,华晨集团宣告破产重组,则意味着已经彻底放弃偿还到期的10亿元债务。


但这还不是全部,华晨集团2020年的债券半年报显示,华晨集团的总负债达到了惊人的1328亿元。


存续的债券有172亿元,其中2021年到期的有65亿元,2022年到期的有92亿元。


这次的10亿元就开始赖账,剩下的172亿元债券,华晨集团也根本没有想还,直接破产重整了事


欠债还钱,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现在华晨集团相当于在耍无赖,对债主们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要我就死给你看!


这种疯狂逃废债的行为,其实,华晨集团早有预谋。


 02


华晨集团为了逃废债,进行了一系列的不要脸骚操作。


众所周知,华晨集团旗下最优质的资产,就是华晨宝马的股份。除此之外,华晨集团还有中华、金杯、华颂和雷诺,但这些业务,不是不赚钱,就是在亏损。



华晨宝马,每年能给华晨集团贡献60-70亿元的纯利,是整个华晨集团的希望。


华晨集团通过华晨中国,间接持有华晨宝马50%的股份,另外50%是由宝马集团持有。


眼看还不上债了,为了保护好优质资产,华晨集团于5月22日和7月9日,分两次将华晨中国12%的股份,转移给了辽宁交投。


40多亿的转让款,却没有到华晨集团的账上。


原本这笔钱是为了偿还到期债券,但由于欠了供应商的款,担心这笔钱到账后会被冻结,因此迟迟没有转账。


这对债券投资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优质资产转移走了且不说,连转让款都没有


这操作还不算最骚,后面还有更骚的。


华晨集团于9月22日,火速成立了一个子公司——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8天之后,华晨集团就将持有的华晨中华剩下的30%股份,无偿转移给了辽宁鑫瑞。


虽然都还是华晨集团的体系以内,但将优质的华晨中华的股份,转移给孙公司,将股份下沉,加大了债券投资人的追索难度。


下沉股份这种骚操作,在此之前,华晨集团还干过一次。


6月9日,华晨集团将上市子公司——申华控股的股权,无偿转让给了集团子公司辽宁华晟。


为了进一步加大追债难度,华晨集团又将申华控股的注册地址,从上海迁移到了沈阳。


这意味着,以前你可以在上海起诉,现在就只能到他的大本营辽宁来起诉了,从客场作战,变成了主场作战。


华晨集团在进行资产转移的过程中,一边又发公告承诺债券到期能够兑付,以稳定军心,麻痹投资人。



当债券违约实质性发生之后,华晨集团又让辽宁鑫瑞与吉林信托签订贷款协议,将辽宁鑫瑞所持有的华晨中华的股权,全部抵押给了吉林信托。


这意味着即便破产重整,优质资产华晨宝马是给有抵押有优先债权人,而普通的债券投资者,根本触碰不到



经过这一系列的骚操作,华晨集团的优质资产华晨宝马被掏空,剩下一些不赚钱和亏损的资产。


债券投资人要钱就没有,要就烂命一条;总之,就一句话: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03


拿着宝马这块金字招牌,还有着强大的现金奶牛,华晨汽车为何会走到破产整合的地步?


这还要从一个神奇的男人,商业天才——仰融说起。


对于仰融的身世,一直是一个谜,没有准确的说法。


有人说他曾经参加过越南战争,受过重伤,头也被打开过,三次进入手术室,捡回一条命。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来到香港,并且接触上金融,走上了资本运作的之路。


还有一种说法,仰融没上过大学,当过厨师,创过业,炒过股。后来遇到生命中的贵人——中国金融学院的许文通老师。


在许老师的帮助下,仰融涉足金融和资本市场。


商业天才仰融。


1988年,沈阳农机工业局副局长赵希友,授命将全市50多家的小作坊,合并成为金杯汽车厂。


工厂是成立了,但沈阳并没有给予资金支持,当时已经有两家汽车厂,金杯的地位无足轻重。


厂长赵希友想到了发行股票的方式,来筹措资金,金杯汽车也成了东三省,第一家发行股票的公司。



但股票发行并不顺利,很多人对股票还没什么概念,卖了三年,还有一半没有卖完。


1991年,仰融出现了,他找到了赵希友,买下了4600万股金杯汽车的股票,成为了大股东。


仰融没有汽车行业的从业经验,原本只想买入股票,运作上市后套现离场。


当时金杯汽车的资产并不优质,他想把金杯汽车送到美国资本市场,割美国人的韭菜。


于是,仰融在避税天堂百慕大成立了皮包公司华晨中国,并将自己手上40%的金杯汽车的股份,转让给了华晨中国。


但华晨中国并没有控股金杯汽车,不符合美国的上市条件。


仰融都进行了换股操作,把华晨中国的股份,转让给金杯汽车股东手中的股份,让华晨中国持有了金杯汽车51%的股份。


仰融打造了一个中国国有企业,在美国上市的概念。但为了获得更高的估值,仰融又玩了一个新的噱头。


他还有一家华博财务公司,由华博、中国人民银行和另外几家政府机构,成立了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


基金会非政府组织,由仰融的华博财务代管,实际上是仰融控制。


然后仰融把自己持有的华晨中国的股份,注入到了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让基金会成为了控股股东。而基金会又有人民银行背书,这让华晨中国顺利在纽约上市。


但就是这一个操作,给仰融埋下了祸根。


1992年,华晨中国IPO价格是16美元一股,发行了500万股,成功募集了8000万美元,成为了美国资本市场的“社会主义国家第一股”。


原本只想做财务投资的仰融,看到了中国汽车产业的蓬勃发展,于1995年正式接管了金杯汽车,开始由资本运作,转向了实业经营。


 04


仰融虽然没有干过汽车,但他走了产融结合的道路,用他的话说,就是“金融是手段,汽车才是目的”。


短短几年时间,仰融做了几件大事。


华晨汽车与宝马达成了合作意向,合资生产宝马全球销售最好的3系和5系轿车,这也就是后来的现金奶牛华晨宝马。


与美国通用汽车合资建厂,生产雪佛兰卡车和SUV。


成立华晨雷诺,引进雷诺汽车的经济型轿车。


这几个合作,就基本定下了华晨汽车未来几年的基本盘,直到现在,华晨汽车也没有走出这几个业务。


但2001年,辽宁省官场巨震,发生了“慕马大案”,仰融多年经营的政府关系,瞬间坍塌。


那一年,华晨集团的市值高达246亿元,包含5家上市公司,以及158家关联公司。


仰融也登上了中国富豪榜,排名第三。而他的财富,是以他在华晨中国的股权占比计算出来的。


10年前埋下的定时炸弹,终于要引爆了。


从法律关系上来看,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才是真正的大股东,仰融只是个职业经理人而已。


前任领导默认的事,并不代表这任领导会承认,仰融这下傻眼了


而真正触发仰融与当地的矛盾,是他想与英国罗孚汽车公司合作,并把合作项目放在浙江宁波。


可当时辽宁想把汽车产业,作为全省的重点产业,甚至想把沈阳建成为“中国的底特律”。


仰融的决定,与辽宁的产业政策背道而驰,也激怒了沈阳市政府。


最终在2002年,仰融与当地的谈判破裂,5月份避走美国,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仰融成了第一个因造车逃往美国的人,比贾跃亭早了15年。


 05


失去了掌舵人,华晨汽车开始从辉煌走向坠落。


仰融在给华晨汽车,下了格局很大的一盘棋,突然失去了棋手,无论谁来接手,都无法理解原来棋手的格局。


诺大的华晨汽车,除了华晨宝马拿得出手,其它的子公司,都是在亏损的边缘徘徊,苟延残喘。


2020年疫情暴击,国内自主品牌汽车迎来寒冬,走投无路的华晨汽车,在巨额的负债面前,低下了头,走上了破产重整的不归路。


对于华晨汽车无耻逃废债的行为,不仅激怒了债券投资人,也惊动了证监会


就在华晨汽车正式破产重整的同一天,证监会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的相关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不仅华晨汽车被调查,债券主承销商天风证券、招商证券、国开证券也受牵连,收到了“履职不力”的监管警示函。


一石激起千层浪,国企债券刚性兑付事实上被打破;华晨汽车“逃废债”的行为,会不会被效仿,从而引发国企债券暴雷?


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