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被敲诈2.35亿的爱玛要上市了

编辑


王一涵 余聪 | 作者
胡刘继 | 编辑
市界 来源

上周末,广汽集团突然传出“石墨烯电池”9月份量产的消息。这立刻引爆了市场,石墨烯概念股应声大涨。

除了电动汽车,两轮电动车也在努力蹭石墨烯电池概念。不久前,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玛”)推出的新车雷拉Q312,官方称采用了抗衰石墨烯电池,其能量密度较普通电池提升20%,并且支持全线闪充。

然而,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迅速出来给石墨烯电池泼了冷水:“如果某一位说,这辆车既能跑1000公里,又能几分钟充满电,而且还特别安全,成本还非常低,那么大家不用相信,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一位电池领域分析师也向市界指出,目前还没有大规模、低成本的产业化制备石墨烯的技术。

作为国内最早的电动车企业之一,爱玛凭借低价策略和开拓下沉市场,曾赢得销量六连冠。但随后由于屡屡上市失败,苦于融资渠道的狭窄,爱玛被后来者雅迪超越,退居第二。

如今,爱玛已成功通过IPO审核53天,新的抗衰石墨烯电池故事,是一个利好概念,还是会反噬其身?



爱玛的创始人张剑为人低调,关于他的报道并不多见。

1990年大学毕业以后,张剑被分配到河南商丘的一家国营企业,没过多久就转身投入了下海大潮,做起自行车批发生意。1999年,不满足于只是做经销商的张剑,和妻子段华北上津门,一起创立了天津泰美车业有限公司,从事自行车制造。

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将电动自行车确定为非机动车的合法车型,获得“绿牌”的电动自行车行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张剑也顺势而动,2006年开始研发生产“爱玛”品牌电动车,并将公司更名为“天津爱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但在2005年、2006年,国内电动车企业数量迅速增长到2000多家,爱玛想要杀出重围,并非易事。最初的两年,爱玛表现平平,徘徊在百名之外。

爱玛崛起的幕后关键人物,是当时的营销公司总经理余林。

余林被誉为“电动车营销第一人”。让其名声鹊起的事迹,是他参与并成就了两家百万销量的电动车企业——新日和爱玛。

2006年,余林成为新日电动车营销总监,并通过挖角和集中资源进攻,拿下了关键的河南市场,为新日确立下中原霸主地位。彼时,全国经销商争先恐后地代理新日品牌。

然而,当余林挟战功以争取更多利益之际,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被迫离开新日。

几经波折,余林辗转来到爱玛担任营销公司总经理,并被总裁张剑委以重任——寻找超越新日的机会。

通过多次走访一线市场,余林很快洞察到两个机会。

第一,被忽视的简易电动车(电动自行车)市场。当时,新日主攻利润更丰厚的豪华电动车市场,而性价比更高的简易电动车需求正在悄然累积。同时,爱玛具有制作简易电动车的天然优势——公司位于自行车工业重地天津,而豪华电动车集中在摩托车主产地江浙地区。

第二,抢夺优质经销商资源。张剑和余林商议后认为,新日尽管是第一品牌,但其市场份额还不到百分之十。这意味着新日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后来者还有机会,而打通渠道则是至关重要的一环。爱玛决定走让利放血这一步险棋,通过降价和灵活的促销,和经销商深度绑定。


同时,爱玛电动车发力下沉市场,将原本的最后一级市场从县下沉到乡镇。爱玛曾经针对乡镇市场推出了“经销商进货99辆,就送其港澳游”活动,旨在完成下沉市场的“最后一公里”的争夺。

针对农村市场,爱玛还开发了土法宣传。 比如,针对白天很多农民在田间劳作的状况,余林和他的团队采用车辆架大喇叭的方式,招呼正在劳作的农民前来试驾。

2009年,爱玛电动车年销量及市场占有率达到市场第一。也是在这一年,爱玛天价邀请周杰伦为代言人,开始爆红。

不过,电动车市场在狂奔十年后,逐渐进入成熟阶段,低价路线不再奏效,消费者也愈发理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率先获得资本加持,将是超越对手的关键一步。然而,自2012年爱玛迈出IPO的步伐开始,便屡屡受挫。

余林也在2013年悄然离开了爱玛电动车,进入火热的环保赛道。



爱玛作为中国最早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之一,2012年开始谋求IPO,却因为创始人张剑和公司副总裁顾新剑的“内斗”,错过了进入资本市场的最佳时间。

顾新剑控股的江苏天爵机车科技有限公司,是爱玛电动车零件的代加工商之一。2009年,顾、张二人双“剑”合璧,共同成立无锡爱玛车业有限公司,张剑利用江苏天爵的厂房经营,爱玛因此产能得以扩大。

但蜜月期一过,两人关系急转直下。

2010年,顾新剑私自利用已交无锡爱玛保管、但尚未过户的江苏天爵的房产证、土地证,抵押人民币3000万元,用于个人消费。

更令人震惊的是,自2011年9月至2013年3月,顾新剑为满足个人挥霍需要,以威胁张剑及其家人的安全、向税务机关举报无锡爱玛偷漏税问题等手段,多次向张剑索要钱款高达2.35亿元。

按照张剑和妻子段华的说法,那段时间已经无法正常生活,完全被笼罩在恐吓与谩骂中。最终在2014年,当顾新剑再次到商丘威胁张剑父母时,张剑选择报警。随后,顾新剑被带走并刑事拘留。

作为建国以来涉案金额最高的敲诈勒索案,顾新剑并不承认自己在敲诈,他认为这些钱大多是民事借款。同时,他还在审讯中指出,爱玛存在数十亿的“账外账”,账外分红过亿,他用没有拿到的分红,抵消了历次借款。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这场内斗,最终以顾新剑的锒铛入狱而告终。2016年,顾新剑因敲诈勒索罪、职务侵占罪两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顾新剑被抓半年后,2014年9月,无锡市国税局因漏税问题对无锡爱玛进行了行政处罚。该局认定2009及2010年,无锡爱玛存在未入账收入合计1.07亿元,因此追缴两年增值税合计0.18亿元,同时补缴企业所得税175万元,追缴罚款1000万元。

随着处罚和判决的落地,爱玛的IPO也不了了之。但是它的竞争者们,却接二连三地进入资本市场。

2016年5月,雅迪电动车登陆港交所。2017年4月,新日股份在上交所敲钟。2018年10月,小牛电动在纽约纳斯达克敲钟。

虽然上市时间的早晚,并不能作为确认盈利能力、发展潜力的硬性指标,但如果爱玛把握住了第一个IPO的绝佳时机,也许电动自行车江湖会是另外一番光景。

可惜,慢了一步的爱玛,无论在市场占有率还是品牌推广力度上,似乎都在被雅迪反超。

根据《2017年中国电动车产业白皮书》显示,2016年爱玛销量359万台,市场占有率为11.17%,同年雅迪以332万台的销量位居第二。但三年后的2019年,有了资本支持的雅迪,以16.7%的市占率完成反超,而爱玛仅以14%位居第二。

与此同时,根据2015年至今的百度指数,雅迪电动车显然更胜一筹,爱玛的品牌关注度似乎一直不温不火。

市界截图丨数据来源:百度指数

面对日趋激烈的竞争,爱玛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2018年6月,爱玛又递交招股说明书,但排队半年,等来的却是证监会共计58个问题和接近两万字的反馈意见书,内容涉及增资和股权转让、关联交易、产品质量、资产重组、信息披露等。

面对种种质问,爱玛时隔一年半才作出回应。2019年9月,爱玛更新招股说明书,对证监会的问题一一回复。但就在发审委工作会议的前一天,爱玛因“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浙江一企业诉至法院。当晚,证监会公告称,由于“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取消爱玛的审核资格,IPO再次无疾而终。

历经坎坷的爱玛,最终在2020年11月底,获批上市申请。 但是,最佳上市时机已错过。留给爱玛的,是更加严苛的市场环境。



上市之后,爱玛能否夺回市占率第一,是个很大的问号。

由于电动自行车行业以装配为主,技术壁垒不高,在研发过程中,品牌更侧重外观包装。 截至2019年上半年,爱玛共有692项专利,其中超过70%的专利都是外观设计。2019年末,雅迪的外观设计专利占比超过55%。

虽然外观不断创新,但是依然难有重大突破。为了迅速提高品牌辨识度和知名度,各大品牌都在代言人的选择上下了大功夫。从国内到国外,从男神到女神,电动车的代言人知名度,明显高于品牌本身。

周杰伦

雅迪的历任形象大使包括李敏镐、胡歌、范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