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贪吃蛇”逻辑


文|财经无忌陶魏斌


互联网是创新的试验田,但也是一个啤酒桶,源源不断地制造着泡沫。美团,这家以做团购起家的公司,正在通过不断扩张业务线的方式,在短短七年时间里,成长为中国互联网行业中的巨无霸型企业——但因此也在变得“面目模糊”。

 

美团最新的一次扩张是在几天前,收购了共享单车摩拜,后者虽然曾经被视为具有不错的未来空间,但终因不堪沉重的运营成本而不得不向资本投降。

 

这笔让外界惊讶的收购,在美团看来似乎“合情合理”:一方面美团的王兴本身就是摩拜的投资人,另一方面在出行服务上,美团已经布局打车业务,再衔接上共享单车,看上去也不错。

 

美团就像蠕动的“贪吃蛇”:团购、外卖、酒旅、打车、共享单车……等一系列的业务或延伸或吞并。事实上,诸如美团这样的成长逻辑,在中国并不长的互联网企业发展史中并不多见——有一部分人把乐视和其归为一类,这显然是美团不乐意见到的。

 

1、

 

4月11日,晚上,王兴带着摩拜的三位核心高管,去参加了摩拜的全员大会。而在白天,远在江苏无锡,当地工商部门约谈了外卖大战三人组:美团、滴滴、饿了么。在上海,向滴滴发动打车攻势后,126公里之外的无锡,滴滴向美团进行了回击。

 

美团做打车业务最早是在南京上线的,南京人民在过年前享受了一段很长时间的“1分钱打车”福利。

 

但在凶悍的补贴之后,除了让大众知道美团上线了打车业务之外,事实上并没有对市场格局产生太多的影响——用完了美团的“1分钱打车名额后,人们还是习惯用滴滴来打车。



抛开用户的使用习惯和价格问题,有时候决定用户打开哪一款叫车软件的关键是车辆的多少以及产品使用体验的差异。而在这些方面滴滴显然具有明显的优势。

 

在用车高峰期,能打上车比什么都重要,即使这个司机服务不尽如人意,那又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已经没时间讨论消费升级了,用户需要的只是基础服务,那就是:快给我一辆车。

 

规模效应是打车应用最大的竞争壁垒,这同时又是一个马太效应的场景:车子越多,乘客越愿意使用,乘客使用的越多,司机接入的也就越多。

 

2、

 

虽然在理想化的逻辑上,王兴和他的美团认为,既然已经知道需要去某一家餐厅,那就再提供一个打车服务吧,或者说,我既然已经把你要的外卖给你送过来了,那我也可以把你送去某一个目的地。

 

听上去好像挺对的,但无论是人还是货,即使都是物理意义上的移动,但在商业逻辑和服务细节上,却可能存在千差万别。

 

外卖是3公里之内的服务,而打车却是整个城市的。外卖可以让小哥们守在商业核心区,等待用户下单——从这个角度看接近代驾,而的哥的姐们却不能闲着,不管有没有客人都要满城跑。外卖是集中时间段的服务,而打车是全天候的,虽然也存在高峰期之说,但这和外卖的集中度并不相同。

 

这些差别决定了即使是在技术上,很多时候,也是无法通过裹挟外卖的经验来挑战打车市场的常识。 



举一个例子,比如对未来时间空间上服务提供能力的预测,由于外卖的供需匹配仅在3公里范围内,技术门槛会降低很多,因此并不需要在时间和空间维度上进行精细颗粒度的调度操作,也不用考虑具体的路况和朝向,而打车技术,则需要在乘客和司机都在移动的情况下,预估半小时以后乘客目的地方向的打车需求量,提前帮助司机预测和预分配订单。

 


3、

 

再回到服务本身,打车和外卖一样也是服务,但两者的服务流程和可控难度上并不相同。

 

在正常情况下,当乘客打开车门后,打车服务才刚开始,而这个时间短则十五二十分钟,长则需要一个小时或者更多。在这个过程中,司机的服务态度、是否绕路、计费情况如何等等,都是平台需要管控的细节,甚至还要包括乘客端带去的不耐烦或者不礼貌不文明行为的情绪应对,而在外卖服务中,外卖小哥和用户的接触时间不超过一分钟,相对而言,并不需要太复杂的服务流程。

 

这对美团来说,从外卖到打车将面临服务升级的难题。而对滴滴来说,从打车到外卖,就属于高维打低维了。

 

美团从团购业务起,到点评,到酒旅,打车和共享单车,这些业务看起来和生活服务有着多种的关联度,但在具体的运作上,恰恰是很难进行高频的合作和导流,也就是说业务之间的交叉程度并没有想象的这么高。

 

贪吃蛇的逻辑是,无论如何都要将前面的目标吃进来,目的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庞大。但是在复杂多变的商业世界里,不由分说的“贪吃蛇”,在蓄积了长度之后,也沉淀了巨大的风险——毕竟在美团越来越多的业务中,还没有哪一项做到了“现金牛奶”的角色,如果只是依靠“贪吃蛇”逻辑来做大估值,或许取悦的只是那些资本市场上的投资人。



从小,王兴就个性很强,据说在高中时学习也很有目的,不功利。他能为老师错误多打的分数主动找到老师扣掉分数,尽管这会影响他的成绩排名。他在高二的时候参加了以培养党员为目的党章学习小组,每次都参加小组活动。但后来没有入党。班主任找到王兴,他的解释是暂时还不想入党,只是想了解一些共产党的发展历程。这让班主任很意外:高三这么紧张,大家都拼命学习,他还去学那些跟高考无关的东西。“他是求真知而不是求分数,一点都不功利,很难得。”

 

但现在,“贪吃蛇”美团和王兴或许想不起那个少年王兴了。


(完)

 

本文为 财经无忌 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无忌君介绍

财经深度报道写作者

商业人物观察家

十年以上财经新闻报道写作经验

曾任英国金融时报高级研究员

国内知名媒体政经新闻中心主编


往期好文推荐

扒一扒蛮子民宿和雷军投资的多彩投到底在唱什么戏?

中国苦钱

张近东和他的恋曲1990

他被称为浙商版的王石,为什么大佬都缅怀他?

那些丢掉了江山的年轻人

中国电商巨头的最后100米奔跑

【毒文】也许,张近东的朋友圈里并没有马云

深度 | 锤子手机:罗永浩扔向中年人的一颗炸弹

抓住那个陈年 | 人物

深读|常州“毒地”的背后,是这座城市失落的十年

【观察】郭广昌和他的浙商超级俱乐部


「财经无忌」,一个人的商业生活分享平台

无忌君 个人微信


已入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界面、

腾讯企鹅号、搜狐号、新浪财经头条、一点资讯、

网易号、蜻蜓FM、虎嗅、钛媒体等渠道,

覆盖商业财经核心受众人群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7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