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特朗普四处点火,1930年代大萧条会“昔日重来”么?


1930年会“昔日重来”么

华说

中美贸易战进入了第三个回合。

一向出尔反尔的特朗普其实也有例外,那便是,在出尔反尔这件事情上,从不出尔反尔。6月15日,特朗普政府如期发布了对华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尽管在此前的两次经贸磋商谈判中,对外发布的声明言之凿凿:“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双方就落实两国在华盛顿的共识,在农业、能源等多个领域进行了良好沟通,取得了积极的、具体的进展,相关细节有待双方最终确认”

中国对此并不缺乏心理准备,因为在此之前反复提及和强调:“如果美方出台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贸易制裁措施,双方谈判达成的所有经贸成果将不会生效。”而在美方公布对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数小时之后,中国也迅速拿出了反击清单: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告。

与特朗普政府的反复不同,中方的态度可谓一以贯之:“打,奉陪到底。谈,大门敞开。”美方开出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清单之后,形势明朗:“尔要战,便战!”

中国不是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唯一对象。5月31日,美国宣布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征收25%的钢铁关税,征收10%的铝关税,并于次日生效。后者随即也发布了反制举措。加拿大政府宣布,从7月1日起对美国的钢铁、铝和其他产品征收166亿加元的报复性关税,只要美国关税保持不变,加拿大政府将继续实施关税;墨西哥公布的对美国商品征收进口关税的清单是:猪腿和猪肩胛骨(20%)、奶酪(20-25%)、土豆(20%)、苹果(20%)、火腿(20%)、两种著名威士忌酒(25%)、包括管道(15-25%)在内的系列钢铁产品;欧盟执委会则提出对橙汁、波本酒、牛仔裤、摩托车等美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作为对美国征税措施的回应。最新的消息说,印度政府决定向30种美国商品征收关税,其中包括杏仁、核桃、苹果和摩托车,这些商品的关税可能达2.3亿美元,作为对美国向印度征收钢铝关税的回击。

特朗普四面出击,到处点火,各国政府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贸易战的星星之火既现,人们不免担心,其最终是否会成燎原之势,发展成为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全球贸易战?实际上,今年早些时候,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在内的1100多位经济学家曾经联名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国会,反对美国政府采取加征关税的保护主义政策,敦促美国政府和国会不要重蹈1930年代大萧条的覆辙。联名信说,1930年,1028名经济学家请求国会否决贸易保护主义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但当年的国会没有采纳经济学家的建议,全体美国人为此付出了代价。联名信直接引用了1930年的那份公开信的文字——这段文字对加征关税的保护主义政策的危害阐述,清楚不过:

我们坚信加征保护性关税是错误的。整体而言,它们总会增加国内消费者的购买价格。贸易保护水平一旦提高,绝大多数美国公民都会因生活成本上升而受到伤害。

几乎没有人能指望从中受益。无论是建筑、交通和公共设施工人,还是专业人员和银行、酒店、报纸、批发零售业的雇员,或是其他许多行业的员工,他们都明显是输家,因为他们的产品无法受到关税壁垒的保护。

绝大多数农民也会是加征关税的输家,而且是双面输家。一方面作为消费者而言,他们不得不购买更昂贵的纺织、化工和钢铁产品。另一方面作为生产者而言,他们卖出产品的能力受到限制,贸易壁垒横在了他们与那些想要对美出口的国家之间。

美国的出口贸易会整体受损。别的国家不可能永远光买不卖,我们越是通过高关税限制从别国进口产品,我们对别国出口的能力也就越弱。他们必然会被激怒,对美国产品回赠报复性关税。

最后,我们请求美国政府考虑高关税政策会在对外关系中种下怎样的苦果。关税战的战场上结不出世界和平的果子。

抚今追昔,人们有这样的担心是自然而然的。那么,在今天,1930年代会“昔日重来”么?愚以为不会。理由有三:

其一,前车之覆,后车之鉴。1930年,时任美国总统胡佛签署《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对两万多种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引发主要贸易伙伴报复和掀起全球贸易战,让原本陷于危机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有数据说,1929-1934年间,世界贸易规模萎缩了大约66%。作为贸易战发起者的美国得到了什么呢?美国的进口额从1929年的44亿美元骤降至1933年的15亿美元,降幅66%;出口额则从54亿美元骤降至21亿美元,降幅61%;同期GDP的降幅达到了 50%;失业人口总数达到了830万。记录美国历史的《光荣与梦想》中这样写道:“千百万人只因像畜生那样生活,才免于死亡。”当时人们的生活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可想而知。如果说,因为无知,1930年的人们不知道相互加征关税贸易保护主义会带来怎样的危害,则对于今天的人们而言,1930年代的史实俱在,其之危害一目了然。换言之,相对1930年代而言,相互加征关税贸易保护主义的带来的危害,今天的讯息费用是大幅降低了。

其二,今天各国之间的相互依赖,远甚于1930年代。当今之世,经济全球一体化,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和布局,分工日益深化和细化,各国都只是这产业链上的一环,依靠彼此贸易而生存。各国之间的依赖程度之深,非1930年代所能望其项背也。这是说,如果发生全球贸易大战,则其代价之大,亦将远甚于1930年代。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贸易领域的“核战争”,对各国而言,这是“不能承受之重”,美国也不例外。1929年,美国是“世界工厂”,工业生产在全球的比重达到48.5%,超过当时英、法、德三国所占比重总和,开打贸易战尚且伤的如此之深,更何况如今的美国,虽然高科技产业领跑世界,但制造业早已雄风不再,对全球贸易的依赖程度,远高于1930年代,如果1930年代的一幕重现,不是美国所能够承受的。

其三,特朗普在美国国内的支持率高企,是因为经济增长强劲。这经济增长强劲,则是因为特朗普做对了两件事:一是大幅减税,一是放松管制。从经济学上说,其之本质,是减少了社会的交易费用,从而带来资源租值上升。平心而论,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是值得中国政府借鉴和效仿的。但是,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单挑全球大打贸易战,则贸易战的负面效果将直接影响其国内经济增长,足以抵消其大幅减税和放松管制带来的正面效果而有余。经济增长不再乃至于衰退,则特朗普的支持率也将随之而下,其念兹在兹的国会中期选举和两年后的连任得努力亦将付之东流。这显然不是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

迄今为止,特朗普挑动的“贸易战”,只是程度有限的贸易摩擦。最大的是与中国的贸易摩擦,涉及的商品金额500亿美元,即便是其宣扬的未来追加1000亿美元,对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而言,也只是一个小数字。与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的贸易摩擦涉及的商品金额则不过数十亿美元而已,与印度、日本的则更少了。这还远远谈不少“贸易战”,与1930年的全球贸易战更是两回事。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一个品行不佳的商人,用本地话来说,是“吃相难看”。他信奉的原则,是在交易中自己一定要比对手获得更多的利益,为了达成目的,欺骗、恐吓之类的手段在他看来是理所应当正常不过的。但特朗普终究是一个商人,亏本买卖他是不会做的——1930年代贸易战的出现,无疑是蚀本生意,对美国是如此,对他本人亦是如此。

2018/6/18-19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