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又不退市了?中植系“挤开”加多宝,争做救命稻草

水皮杂谈     一家之言     兼听则明     偏听则暗


呦呵,真是活久见,之前八月份就在说中弘股份要凉了,退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自2018年8月29日开始,发了一次又一次,本以为撑不过今年了,没想到人家就是不退。


自救不成,咱不是还有盟友嘛,从新疆佳龙到兆佳业,中弘股份这个烫手山芋,大家都不想要。好不容易,加多宝想接下来,结果一不下心,反倒被中弘股份撤掉了财务遮羞布,自顾不暇。堪堪地等着中弘在1元以下满20个交易日称为“一元退市”第一股。


没想到,中弘股份今日(2018年10月10日)开盘大涨,股价重新触及1元,大幅高开后迅速封涨停,报1.02元/股,封单超150万手。要知道,中弘股份此前已连续13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9日)收盘价低于面值(1元),若今日收盘价能保持在1元或以上,中弘的退市风险将有所延缓。发生了什么,让曾经的地产大户濒临退市?又是什么,让连跌两月的中弘再次涨停?涨停后的中弘还有希望站起来吗?


“败家中弘”


中弘当家人王永红与王继红兄弟俩当年一穷二白走北京,偏偏王永红还好高骛远。本来凭借着2000年“低买高卖”,一手打造了让行业侧目的2008年“北京像素”项目,一举拿下超过50亿的净利润,可王永红偏好“资本运作”。


运作就运作吧,偏偏走非法的道路。2016年4月,徐翔(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与王巍、竺勇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事件被媒体曝光,紧接着,王永红及董秘金洁被问责。


这关人王永红啥事,不是徐翔案吗?众所周知,股市敏感,一般并购消息一出,公司股价就会大涨,两三天之后再理性回调。徐翔等就凭借着上市公司的利好消息,在发布之前屯好,坐等涨停。低买高卖的事,王永红一直很拿手。


自中弘股份借壳上市以来,官方发布的并购事项高达40余次,且都是红极一时的热门行业。从2012年的矿业到2013年的手游,从14年影视产业园到旅游地产储备地,王永红换着花样收购,换着花样割韭菜。


在这样的操作之下,中弘的营收,从2010年的36.61亿直降到2013年的11.19亿,直接腰斩的营收是一个用心运营的上市公司应该有的吗?但是,王永红并没有停下他“割韭菜”的脚步。


2009年,王永红提出一个看起来很完整的转型计划:以旅游地产为标的,“A 3”和北京地产项目为资金保障来盘活这些年来的旅游地产项目。


在王永红的宣传中,要挣大钱就要盘活手里的旅游地产。于是他先通过找来一个资金供给端:“仟金所”;紧接着,拿下了新加坡上市公司“Asiatravel(亚洲旅游)”来将手里的旅游地产变成中弘的标的项目,放在“仟金所”上吸引投资。这就是一个小闭环了。再来一个帮忙卖项目的营销代理公司(香港上市公司中玺国际)。王永红的“A 3计划”就成型了。



这个计划在当时很是哄骗了一些人。但这个项目根本就做不起来:今年六七月份P2P暴雷潮直接炸毁了绝大多数互联网金融平台,其中就包括仟金所。而且,仟金所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存在。(徐翔概念股中弘股份凉了?深陷P2P旋涡!文旅不是你想转就能转!)


其次文旅转型需要大量的资源作为铺垫,小公司一碰一个死。中弘作为一个负债率高、营收极不稳定的公司,能在文旅板块活下来?结果自然凄惨。

“2016年7月,中弘北京平谷御马坊项目掀起退房潮,减少当年利润8.38亿元;

“由山由谷”项目遭遇大规模退房潮;

中弘大厦停建。中弘的资金难题,迫在眉睫。海南如意岛“双暂停状态”;

半山半岛项目中弘二次收购失败;

小洲岛度假酒店项目被责令拆除。”

截至2017年底,公司借款余额283.36亿元,累计新增借款金额为103.6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97.33亿元,较2016年度的54.63亿元大幅攀升。2017年公司负债总额367.13亿元,较2016年的230.49亿元增加136.64亿元,增幅为59.28%。目前,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50.33亿元。


自2018年6月20日,中弘股份首次盘中跌破0.99元,成为“仙股”之后,中弘股份股价一直就在1元/股左右徘徊,随时面对停牌。


这下割韭菜割到自己头上了吧……


中植系搭救?


自从“仙股”之后,中弘的处境就显得不那么“滋润”了。


为了自救,中弘定增、发行债券、股权质委托贷款、向关联方借贷、股权投资基金什么方法都用上了,无奈窟窿太大了。


寻求外援,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到“新疆佳龙”;从“海南罗胜特投资公司”到“加多宝”,商量重组的商量重组,转让的转让,但最终也没能让中弘回过气来。

“截至2018年4月18日,中弘被冻结银行账户51个,金额合计2205.71万元;


公司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大多处于停工状态,公司经营陷入困境,项目被质押;


6月20日,中弘股份筹划两年之久的36亿元定增因为超过有效期而彻底失败;


8月28日,中弘股份发布《<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终止协议》,宣布之前与新疆佳龙签署的《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终止执行;


10月10日,中弘发布《终止合作协议》,宣布解除与终止之前和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之前签署的《债务重组与托管协议》

看起来,中弘已经穷途末路了,但是,今天中弘在发布与加多宝《终止合作协议》的同时,又发布了一份《关于签署<经营与托管协议>的公告》。


这份协议是和谁签的呢?


大名鼎鼎的“中植系”向“败家”中弘伸援手?。



上图公告中所提及的“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宿州国厚)以及“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展)这两家新入局者背后都藏着资本市场“老面孔”。



解茹桐控股83.65%的中泰创展是中植系旗下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宿州国厚是国内首批省级地方资产管理公司(AMC)——国厚资产和地方国资合资成立的公司。宿州国厚35%的股权由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持有,这是中弘股份注册地安徽宿州旗下国资平台。宿州国厚是国厚资本,持股40%,背后大股东是安徽国厚资产。安徽宿州国资、安徽国厚资产是宿州国厚最具实力的两大股东,国资持股是为了表示支持,具体操盘的是安徽国厚资产。


安徽国厚资产是国内首批、安徽唯一省级AMC(资产管理公司),主营收购管理各类债权、股权、动产、不动产等形式的不良资产,为地方企业重组、产业整合、转型升级提供高质量、专业化的金融服务。


中弘是怎么和中植系扯上关系的呢?


这事儿还得从中弘走下坡路之前说起。2017年3月16日,中植系旗下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中泰创展关联公司,以下统称“中泰创展”)通过“西藏信托-通利30号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与中弘卓业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向中弘卓业发放贷款5亿元,期限12个月。


这一债权在2018年到期之后,中弘卓业没钱还债,不能及时履行还款义务,这哪儿行。于是,中泰创展作为债权人,依照法律规定向债务人及保证人主张债权,并申请法院查封了债务人及保证人的部分资产,标的额5亿元利息、违约金,被执行人包括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继红、王永红等,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永红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本来就是主张债权也就是催款的过程,但是,正好在这个时候,宿州国厚表示有意对中弘股份进行经营托管,于是中泰创展“考虑到中弘股份为上市公司,妥善处理其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有利于维护投资人和债权人的利益,有利于有序化解中弘股份面临的债务风险……”巴拉巴拉。


结果就是,三方达成协议:借助宿州国厚的管理团队在不良资产管理运营;中泰创展在债务重组、金融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使中弘股份尽快摆脱当前的经营困境,创造新的收益。简单来说,就是“国厚出力、中植出钱、中弘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中植就由债权人变为委托人了。


在看到公告前面的时候,哪怕是中植系出手搭救,很多人都觉得王永红不值得救,因为这人根本就没有认真做企业的心思。但是,仔细研究了公告之后,不得不说,人行家就是门儿清。


按公告所说:宿州国厚将向中弘股份提名总经理、董秘,新任总经理将提名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新任总经理主持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控制中弘股份及其子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财务章、法人章、财务账目、网银账户、密码、密钥、公司章程、规章制度等。这也就是说,王永红处于被支配地位,很有可能失去对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权。这样,我就放心了。


且看中弘股份今天(2018年10月10日)能不能在一元及其以上站稳吧,中植系的力量才有地方显示,届时反做空信息中心会和大家一起关注中植系动向的。


获取更多股市信息,请长按上图二维码,

加入水源地语音社群。

每日免费分享水皮语音完整版股评,更多惊喜,快来加入吧!



水皮more子母账号

华夏时报——从态度发生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7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