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3:吴京,我们被困在北京机场

蔡凯龙来源:蔡凯龙

2017-09-03 16:38

蔡凯龙的第57篇原创



北京机场不仅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大型机场,也是犯罪现场。

在7月全国28个千万级机场排名中,北京机场出港准点率仅有29.84%,排倒数第一名,其起飞平均延误时间达97.10分钟,也是所有同级别机场中机场中延误最久的。这意味着7月上千万经北京机场离开的旅客,总共在机场延误了近10亿分钟。如果浪费时间等于谋财害命,那北京机场算得上洗劫和大屠杀的犯罪现场了。



准点率排倒数第一的北京机场

北京机场这样持续大面积的延误,在国际上也非常罕见。据英国航空数据服务公司OAG的7月统计,全球吞吐量前10大机场里,北京机场的准点率不仅低得不太合群,甚至在其航班取消率方面,达到惊人的8.1%,是其他9大机场航班取消率的总和。


7月全球前10大机场数据,北京机场数据惨不忍睹

而航班的取消,对出行者来说就像医生突然宣布癌症晚期一样,猝不及防且令人绝望。

更加令人不安的是,8月初至今北京机场的延误和取消航班情况比7月更加严重。如今要是能延误97分钟就能飞离北京机场,那都要谢天谢地了。 (你被延误多久?文末附调查投票。


救星吴京

没有在北京机场被延误过的人,是体会不到这些冷冰的数字后面所代表的痛苦经历。

笔者这几周不得不进出北京机场4次,总共被延误59个小时,遭遇3次航班取消和1次备降临近机场。我已经被延误到谈“京”色变,深深地感到出入北京之绝望。

绝望归绝望,生活总要继续。如今我学会了在机场工作、学习、娱乐外加思考人生,俨然把机场当成了“新家”。

这个“新家”设备齐全,就缺个电影院。

老早想挤出时间去电影院看久闻大名的《战狼2》,可是闲暇时间都贡献给了机场:要不就是北京机场等起飞,要不就是在别的机场等飞到北京。

北京机场虽然没有电影院,还好有网络。情非得已我花钱买了个盗版链接下载了《战狼2》(对不起吴京,回头我一定付费补看正版)。 虽说是盗版,在机场看完我依然热血沸腾。

电影里47位中国公民被困在地处非洲偏远战乱小国里,吴京历尽千辛万苦只身相救,成为战无不胜的超级民族英雄,也带来了50亿的惊人票房。而现实中几万人被困在北京机场焦急等待,吴京什么时候也来救救我们?

吴京居然来了,不过不是因为我的呼唤,是吴京的干儿子Tundu打的电话。《战狼2》结束时救下的47位海外中国人和干儿子Tundu母子两,回国时不幸经北京转机,至今还困在机场。

不管怎么样,吴京来了。“战狼3:吴京营救北京机场被困旅客”的大片正式上演。




敌人一:天气原因

北京机场总控室,吴京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总控室负责人,问出了一句在机场上被重复无数遍的问题:“为什么不让飞?”

负责人习惯性地一耸肩,用手指了指头上。

广播里传来播音员如浴春风般的声音:“尊敬的旅客您好!非常抱歉地通知您,由于天气原因……”。

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对手。 吴京的反映和所有被困旅客一样,毫无招架之力。即使你是横扫千军的孤胆超级英雄,你能拿“天气原因”怎么办 ?

吴京看着窗外的毛毛细雨,问道:“这天气没下暴雨,也没有雷电,为什么还不能飞?”

负责人解释:“航路上有各种天气状况, 外行人看不出其潜在风险,我们要保证飞行绝对安全。”

吴京继续追问:“有群众反映你们什么原因都推托给天气。是谁决定什么条件能飞、什么条件下不能飞?不能随便一句天气原因就让几万人耗在机场吧?”

话音未落,一架飞机突然从总控台前的跑道上呼啸地飞走了。

吴京怒了,指着那架飞机说:“这怎么解释”。

负责人连忙说:“你看这飞机尾翼标志,这是战斗民族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飞机。天气状况不好,飞机起飞的最后决定权在机长,他们认为可以飞。”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战斗民族航空公司

吴京认得这个标志,来总控室的路上,听到一个穿戴着类似标志的外国机组人员说:“这种天气都不敢飞,这些人就是懦弱胆小,就该一辈子被欺压”。吴京计划等正事办完后,回来好好教训他们,没想到他们先飞走了。

吴京想想就憋屈,问道:“俄罗斯机长能飞,为什么中国机长就不能飞?”

负责人支支吾吾。

吴京怒了,“你们在推卸责任!”

负责人道:“安全第一!任何人在机长的位置,也不想担任何责任,没有必要冒任何一点点的风险。以前还要负担旅客延误成本,现在航空公司因为天气延误不用承担旅客任何费用, 这是交通部今年刚刚颁布的新规。”

突然对讲机传来:“总控,气象台传来消息,天气短暂转好,可以通知起飞。”“收到,马上安排起飞。”


吴京看总控室大家忙碌调度,自己也觉得该回去看看Tundu和47位困在机场的海外侨民,顺便把好消息告知他们。

Tundu他妈Nessa已经电话抱怨多次,他们一行人被困在北京机场整整一天了,延误、改签、漫长的等待。 地勤工作人员连句安慰话都没有,更不用说提供餐饮和住宿。连改签都没人提醒和帮助,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打听。最后问工作人员还给错信息,让他们排错队而浪费了3个小时,导致只能改签到第二天的班机。为此Nessa还和地勤工作人员争执一番。

这时候电话响起,一看是美国打来的,原来是Rachel医生 :“我刚刚到美国。我宁可去战乱的非洲也不愿到北京转机了,多么恐怖的经历, 幸好美国航空公司提供食宿,最后安排坐巴士转到天津飞走。Tundu他们现在离开北京机场了吗?”

“还没有呢,应该快了,刚刚飞机开始陆续起飞。”

“Oh No,可怜的家伙们,你们中国航空公司和机场都不管,太不可思议了,服务太差了,民众不投诉抗议?政府不管吗?”

“你管的闲事还挺多,你们政府还不是把你扔在非洲战乱国家不管,最后谁帮你离开的?还不是中国军队。再说了,投诉也没用,天气原因,他们也是按照交通部新颁布的规定。”

“你们的军队在海外保护国民的行为让人敬佩,可是你们交通部的规定让人不解。怎么可以有这样保护航空公司、欺负纳税人的规定?美国机场延误的程度,赔偿的条件和服务态度跟中国比简直好太多。即使如此,民众还是抱怨联邦航空管理体系官僚、系统落后和效率低下。为此特朗普总统6月刚刚宣布要把空中交通控制系统私有化的计划。虽然我不喜欢我们的总统,可是我支持他说的一句话‘我们国家对机场出现的让人无法接受的延误现象已经容忍了太多年了’。你们国家居然能容忍这么严重的延误而没人抗议要求改进?你们的人民真能忍!”

吴京一阵烦躁,匆匆打断她:“我要去看Tundu他们了,下回再听你的牢骚”,挂了电话。


  如果飞机能像蝗虫一样这么飞,那多好


敌人二:流量管制

4小时过去了。

“砰”一声,吴京一脚踹开总控室的大门,箭步跨进来,对总控室负责人高喊:“怎么回事,人都登机了,飞机也在跑道上等两个小时了,还返回出仓,为什么不让飞,还把北京飞广州的航班取消了,还是天气原因?其他飞机不是好好的都在飞吗?”

负责人查了查回答到:“现在需要流量控制,航空公司决定取消了。”

“什么流量控制,全世界飞机我都坐过,从来没听过这个原因,纽约机场在暴风雪的时候都没有全部关闭,远的不说,香港、台北、新加坡的雷雨是家常便饭,飞机也是小范围中断起飞,为什么北京一碰上个小雷雨就大面积延误甚至取消?”

负责人无奈的说:“国外是没有流量控制的概念,管制员只会提供参考性意见,最终决定权在机长手里,但国内有流量管制,国情不同嘛,这又不是我定的。”

吴京“这虽然不是你定的,但是这4小时的流量管制时间,你放飞的都是什么人?旅客们眼睁睁看别的飞机都飞走了,凭什么让别人先飞,旅客都开始闹事了,我的干儿子Tundu都哭着要我把他带回非洲了。”

负责人无奈的说:“别看天空这么大,不是想飞就能飞。空域所有权不是民航,是你们军队的。军队只给民航划出狭小的一道飞行空域,而这飞行空域军队在任何时候都有优先权。刚才这4个小时里,军队用了2个小时。”

吴京有点无语。

“剩下两个小时,要先放行有VIP乘客的飞机,比如国内外政府要员和搭载飞行任务的机组人员,接下来先放行私人飞机,然后是优先照顾飞往国外的飞机,接下来是大飞机先飞,因为大飞机对天气要求相对比较低,然后才按照排队次序和延误承担安排起飞。现在飞国外的飞机还没飞完呢,航空公司可能觉得不想等太久就取消了。”

这场景如此熟悉,在非洲等直升飞机救援的时候,华资工厂主管林志雄也是按国籍职位等让人群排序分先后上直升飞机。当时吴京大吼一声“飞机是我带来的,听我的,小孩和女人先走!”可惜现在飞机都是航空公司的,他说的不算。

吴京压制住怒气:“你实话告诉我,飞机为什么不能再等会儿,旅客都在机场等了一天多了,飞机多等会儿算什么?”

负责人解释到:“同样是等,取消航班让旅客回候机室等,航空公司不用赔偿一分钱,这是新规。可是让班机在跑道上等,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费用。而且在这样大面积延误下,航空公司的飞机飞出去不一定能按时飞回来,成本巨大,航空公司最优的选择就是取消航班让乘客再多等,下一趟一起飞最划算。”

吴京听完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剧终字幕:

当你在机场延误的时候,不要焦急!

请记住,在你面前有一对难以战胜的谜一样的敌人:天气原因和流量管控!

当机场延误像非洲拉曼拉病毒一样,在中国大地上蔓延开,陈博士,你的疫苗和Pasha在哪里?

PS. 恰逢联通混改方案引入BATJ, 交通部、航空公司和机场未来是否也能混改下?

本片如不雷同,那才叫巧合。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7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